没播就被砍,这成人神剧看一集少一集
发布时间:2019-06-10 12 来源: 互联网 浏览量:11

沼泽怪物 第一季


导演:伦·怀斯曼

编剧: 加里·多伯曼/马克·维西顿

主演:克里斯塔尔·里德/安迪·比恩/詹妮弗·比尔斯/维吉妮娅·马德森等


  • DC宇宙漫改剧。

  • 温子仁监制。

  • R级质感。


一波活久见。


五方小哥(划掉)罗伯特·帕丁森确定出演《新蝙蝠侠》,成为史上最年轻的“蝙蝠侠”扮演者。


导演推特发了3只蝙蝠,貌似又是三部曲的节奏。

可以想象的。


正义联盟的肱股之臣重新亮相,他们的故事或许又将改写。


这又绕不开一个让影迷漫迷恨铁不成钢的词:


DC宇宙。


确实,在复联的轰炸下显得势单力薄,不少故事还没拍出来就胎死腹中。


还有更绝的——


原本的整季企划,生生从13集改成10集。


刚放出来一集,就因为“不明原因”被砍。

但。


常喝咖啡的人都知道,越见底,越浓郁。


比起漫威这两年在大荧幕上的全面开花,DC反而在剧集制作上有了更多风格化的探索。


先前的《泰坦》、《末日巡逻队》成色都不错。


接着,它来了。


一出手,就刷新暗黑尺度的下限——


《沼泽怪物》,也就是上面那部“先天不足”的剧。



你可能没太听说过这个角色。


那是因为,它天生不太招人喜欢。


似人类非人类,似怪物非怪物。


掌握着强力魔法,却注定没法成为光芒万丈的英雄。


所以在漫画里,他和康斯坦丁、上都夫人、死人、暗影几个同样人憎狗嫌的角色成立了一个组织。


这个组织的名字,叫做“黑暗正义联盟”



这画风,是不是有点熟悉?


对了。


他和所有你能想象到的,代表DC阴暗、扭曲的角色形态都诞生于同一个人之手——


阿兰·摩尔



这位来自英国的老爷子,是80年代美国“不列颠入侵”运动的主力军之一。


凭借一己之力,压的当时美国多少主流漫画家抬不起头来。


阿兰·摩尔的两部代表作,分别是《V字仇杀队》《守望者》


其中,《守望者》还拿到了一向只颁给奇幻文学的雨果奖。


这是漫画有史以来,在艺术领域所受到的最高荣誉。



他有魔力。


怪兽脑残粉托罗,甚至早就为他写好了《黑暗正义联盟》的剧本,却一直被华纳搁置。


什么?


你跟我说这样还不能打动你?


那剧主只能搬出最后一道撒手锏——


本剧监制,温子仁



去年《海王》上映的万人空巷,好像还历历在目。


惊叹归惊叹,可别忘了温导的老本行是什么。


就算是廉价的场景,也能成为他操纵心跳的道具。


再看看外网目前的口碑——


IMDB9.4分,烂番茄新鲜度93%



你就知道,这一次的《沼泽怪物》,温导可不是简简单单地挂个名。


肉眼可见。


那股熟悉的恐惧,在方寸间蔓延。


(《招魂2》VS《沼泽怪物》)


一座小镇,几起意外。


两个人趁着月色,潜入森林深处的沼泽。


胆战心惊地,像是要完成什么任务。



小船飘到湖中心,突然熄火。


四周的藤蔓,像发狂一样席卷了过来。


船底被刺了个通透。


连带着上面的人。



48个小时过去。


一个女孩,在课堂上莫名其妙地晕倒。


鲜血,从她的鼻孔里滴落下来。



女孩呼吸急促,剧烈地咳嗽着。


咳出来的,是一片沾着黏液的沼叶



怪事接连不断。


顶尖医师艾比听到消息,赶快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乡,控制疫情。



为查明病毒的来源,艾比走进女孩的家里。


斑驳的墙壁上,紧紧地攀附着一条植物的枝干,并且还在不断地生长。


就像那片沼泽里的植物一样。



这个时候,走廊尽头的房间里传来声音。


推开门,一个陌生的男人,正在锯着什么东西。



屏住呼吸。


随行的警官,上去拍了拍那个人的肩膀。


哪知,他突然就扬起了手里的锯。



转过身来。


闹了半天,是医院里面见到过的一个神经兮兮的生物学家,亚历克。


虚惊一场。



惊魂甫定。


亚历克却伸手指了指一边的卫生间——


“你们要找的东西,在里面。”



一具尸体。


被植物透体而亡,死状凄惨。


在他的身边,散乱地放着几瓶药片。


这真的是疾病吗?


疾病,可以把人变成这样吗?


(提前预个警)


亚历克好像有了发现。


他带着艾比来到自己的生物实验室,从藤蔓的样本中分离出了一种液体。


只需几滴,就能让普普通通的植物变得疯狂。



而这种催化植物的液体,背后又和人类的行为脱不开关系。



惊慌开始在小镇蔓延。


村民们一面恐惧着沼泽,声称这是“沼泽对人类的报复”


一面又挣扎着,和沼泽共生。



骨肉难分。


正是这种密切联系,让人们忽视了危险的到来。


在医院的停尸间里,那具尸体坐了起来。


藤蔓从尸体里钻出,袭向屋子里的两个人。


还是一场大火,救了他们的命。



就在他们即将接近真相的时候。


一把冲锋枪,从黑暗中伸了出来,把亚历克扫成了筛子。



他流着血,摔进了沼泽。


再爬起来,就成了一只红着眼睛的怪物



盯紧这双眼睛。


那是两个灵魂在交战。


“怪”的那一半,积压了无尽岁月的怒火;


“人”的那一半,还在为仅存的意识疑惑、痛苦。


它的英文名字,叫做“Swamp Thing”


为什么不是“Swamp man”,或者“Swamp monster”?


难辨形态,难辨正邪。


只能叫它一个“thing”,东西。


沼泽里的东西,无法概括的东西。



在漫画里,它是“万物之绿”的化身,执掌沟通所有植物的能力。


有的说法,说它只是具有亚力克记忆和意识的一株藤;


有的说法,说它是就是亚历克自己。


它的愤怒,源自于人类和自然之间冲突和灾难


你看。


恐怖片大师,怎么教你保护环境,保护大自然?


直接把你的恐惧具象出来,放在你的眼前。


血肉爆开的那一刻,你会相信。


如果不去做点什么的话,或许下一个直面这双眼睛的,就是你。



温子仁自己说:

我希望在这部剧里展现的,是哥特式的战栗和浪漫。

人类从没这么靠近灾难的源头。


怪物也从没这么挣扎着,从泥沼中爬出。


人性和兽性,在小镇中碰撞。


每个人都可能怪物。


每个人,也都可能是英雄。


责任编辑:废话队长

▲点击图片,阅读往期精彩

版权归电影头条(ID:movieiii)所有 转载需授权

商务合作请联系QQ:157757269